憂靨

关于fgo里人物的历史3

备注:个人兴趣,随意看看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弗拉德三世

     吸血鬼德古拉,比被提及的这个名字更为熟知,而弗拉德三世正是德古拉的原型。弗拉德三世被称为“穿刺公”。这个名字是源于,他的极刑,无论是对手还是自己国家的人,只要犯错,都会用一种穿刺的方式,极其残忍的处死。(也有人认为,这项极刑只用于威慑敌人。

      不过,对于这个人的评价,褒贬不一,有人认为,他是罗马尼亚的英雄;同样有人觉得,他为了自己对鲜血的渴望,而用极刑惩罚并观赏的可怕的“德古拉”。

       弗拉德三世出生在特兰西瓦尼亚,号称恶魔公的德拉库的第二个儿子,被称作了“龙之子”。他的父亲,为一方领主,臣服于奥斯曼帝国。1442年,他与弟弟一同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俘虏。无论学习,生活,以至更多,都是在俘虏的地方度过的。可以称之为无比阴暗的童年,这或许是他以后对极刑的兴趣的开始,或许那极刑就只是他以后对木桩的一种兴趣。

       有灰暗的童年,可以说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经验,但无论怎么说,都是对接下来人生的铺垫。

      这一直持续到,1447年,他的父亲、哥哥被暗杀,他才从这种软禁的生活中解脱。被奥斯曼扶持成为了下一任的伯爵。但两个月后,被特兰西瓦尼亚的亲王打败。直到,1456年,才回到瓦拉几亚,重新接手。

    又三年,独立后,开始陆陆续续打败一些权贵,多次击溃奥斯曼的大军,守住了自己的一方土地。期间有经历过一次流亡,三度返回瓦拉几亚,最终死于与奥斯曼的斗争。

   对于他一生的功绩,并不算十分伟大,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守卫国土的英雄,善战的英雄。用某一种说法来说,是一个为父报仇,苦苦守护国家的英雄。

     但在另一个方面来说,穿刺这项刑法在当时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国家,也不算少见,但由于战败给了奥斯曼帝国,这也许是把这个用穿刺作为罚的弗拉德三世,变得更加残忍,更加血腥。

    直到现在,他已经成为了,某种血腥,残暴的象征。甚至与另一个残忍的女伯爵齐名—伊丽莎白 巴托里,一个为了自己一己私欲的青春而杀掉无数少女的真正女魔头。一个英雄与一个有着奇怪嗜好的魔鬼中间相去甚远。

   这实在让人疑惑,到底是英雄还是魔鬼,亦或是二者皆有?不管哪一种都宁人惊讶。

    如果仅仅只是用来执行惩罚罪恶之人,那便是是像秦一样严厉的执法,而后世的“德古拉”,只是传言,那便真是流言的可怕,人心的可畏了。

    在那样多的英雄当中,他只是其中普通的一个英雄。但让世人记住的并不是他的英勇护国,而是罪恶,这一个有争议的人的可悲,还是是历史的可悲。无法对历史作出评价,无法修改。历史总会有为人知亦不为人知的一面,时间卷走了太多细节,事实如何,也无从得知。

    如果能的话,我希望世界上都是英雄。

        by.忧靥

关于fgo里人物的历史2

ps:个人兴趣,随意看看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弗洛伦斯·南丁格尔

   “提灯天使”大概是最能概括这个值得尊敬的人的一个称呼。在漆黑的夜里,检查士兵的伤势,那盏小灯点亮了整个布满伤兵的地方,那条长长的充满与生死斗争的长廊上,灯照亮处,似乎是有些温暖。

   南丁格尔,出生在一个贵族的家庭,是一个不愁吃穿用度的大小姐。在别墅中长大,接受高等教育,像所有的大小姐一样,温柔、文静、像花儿一样静静绽放。在她十七岁,他父亲就带她环游欧洲,见过种种繁华。按照当时的套路,南丁格尔接下来的事就是找一个好丈夫。但我们现在知道,她终生未嫁,不是因为没有优秀的追求者,而是全身心投入工作。

   在当时,南丁格尔对她当时的生活只感到空虚,每天在富裕奢华的环境中,就像笼子里被关起来的小鸟。在一场席卷英国的荒饥中,她看到了无数在痛苦中的人,不像她一样的人,无人帮助的人,无助可怜的死去。这是在她十二岁时。

   于是比起这样下去,她选择了当一名护士。那时的医疗卫生的机构和部门,都十分的落后。护士,也并不是体面的工作,更不是我们现在印象中的白衣天使。是一个很脏,很累,也不光鲜亮丽的事情,面对各种各样的病人,接触各种伤病。这样的一切都与这位大小姐不符。

   但她向往着这,救死扶伤,温暖人心,比在重复着的奢华生活好太多。他的父母起初,怎么都不同意,当护士这件事,从南丁格尔23岁到了32岁,才终于妥协。

   南丁格尔便立即投入其中了。到1854年,伦敦大霍乱爆发。那是没有卫生意识与环境恶劣导致的。各种杂质,污水,渗透到地下水中。伦敦人在一无所知下喝下这充满霍乱病毒的水,以致每天有上百人为此死亡。

       其中,一位名为约翰·斯诺的医生,控制了病情扩散。另一位,就是南丁格尔的挺身而出。带领着护士救治,要知道那需要很大的勇气。在那时的认知中,霍乱是通过空气传播的。去救人,就等于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危险中。

       同年,第一场现代化战争爆发了,那是一场死亡盛宴。无法想象几千人躺在木板上,等待着医治。霍乱和梅毒肆意在军中传播着,甚至法国总司令还未出站就死在了病床上。记者的报道,军人们不是死在战场上,而是死在脏乱的战地医院里。

        人们的不满,要求有人站出来,而南丁格尔就是那一位。但,真正麻烦的是,事实,比报道残酷的多。起初的死亡率达到了42%,在那里没有绷带,药物,有的是杂乱,遍地的老鼠。向陆军请求物资援助,但是回话却是:“别贯坏了那群畜生。”为国家挺身而出的,被看为畜牲。南丁格尔无法忍受,她便握紧自己筹集的资金,开始规划,采购。高峰时期,甚至有一万人。白天带领护士马不停蹄的工作,夜晚提着灯查看。在不停反馈中,终于让陆军意识到了重要性,派出了调查团。不懈努力下,终于有了好转,死亡率降低大了4.2%。

        她是军人心中的白衣天使,但在政府官员中便有了不满,一个外部人员,却插足管这么多问题。便有了人诬告,诬陷。甚至在艰难时刻调走手下的人员。

        想像不到,在流言蜚语中,还要坚持本心的工作,那有多痛苦。坚持着自己,却被敌视。她曾经还是一个娇柔的花朵,现在确是,在战地中屹立着的标志。

        流言终归过去,被她救治的士兵,对她感激淋涕。在那段昏暗的日子中她曾累到昏过去,也为了士兵用自己的钱购置书本等等,让士兵不是一味凶酒。太多太多,这个人做出的事,她奉献着。

       这二十个月,与她以前的生活,天差地别。坐在她舒适的别墅中,是否会回想起一切艰辛,然后叹口气,不,应是为此欣慰。

       在这场克里米亚战争中,死去了百万人。她也用她的力量,去救人。同时也是英国医疗落后的体现。然后,她决定开始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事。

        她认定,她必须胜利。不顾身体的虚弱,开始工作。长达千页的报告,为了明确,所设计的玫瑰图。她不仅仅是一个护士,更是一个统计学家,处理了大量复杂的数据。

        报告的问世带来了一些改变,她又提出:“病人需要干净的场所。”有创造了第一所护士学校,自己编写教材,也有招生标准。有严格的管理教导,以及学员纯洁善良的心灵。或许这就是白衣天使的最初。

        她的后半生献给了医学发展,如果她作为一名普通的贵族女子普通的过完一生,或许还要有更多的,无数的生命,死在阴暗处,无助的死去。医学发展,可能会慢几十年。是她将护士,这个曾经只有无业,需要钱的老女人做的工作,变成了高尚,美丽的职业。

       她没有选择在病床前哭泣,而是选择了去救助。

       有人说,她的成功与她的人脉资源脱不了关系,但不能否认的是,她的奉献,她对医学发展的推进,对护士这个职业的升华,是伟大的。

    南丁格尔,Nightingale ,是夜莺的意思。她就像自由的夜莺,不是贵族中温室的花朵。

    的确,天使是在人间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by. 忧靥


关于fgo里人物的历史

ps:有个人观点emm,只是兴趣(´▽`)
玛丽·安托瓦纳特
        玛丽,一个生不逢时的天真、直率的帝国之花。
相对比较有名的,是她留下的两句话。在大臣告诉他农民没有面包吃的时候,她说:“那他干嘛不吃蛋糕。”另一件是,在她被送上断头台时,她不小心踩到了桑松的脚:“对不起,您知道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第一句,并不是不顾民众,而是在人民把愤怒宣泄在她身上后,把本意扭曲了,她只是同情,想表达“用面包屑蘸酱吃。”,不过改后,更容易煽动民愤。从这两句话看来,她也只是一个有点天真,有点冒失的普通少女,她可以做公主,但是她作为皇后,则是紧紧束缚了这个烂漫的人。
       她是奥地利最小的公主,是宁她的父母最喜爱的,从小接受着最高等的教育,只是这个小公主讨厌拘束,便都不在意这些。1770年,十五岁的玛丽到了法国,成为当时皇帝路易十五的孙子,路易十六的妻子。她也听从了母亲的教导,忍住自己,即使路易十六根本不是她想象中的王子。
        无论怎么看,玛丽并不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公主,反倒是像普通的无拘无束的女孩,天真烂漫,自由自在,又有着热情。但四年之后,路易十五去世,路易十六即位,她不再只是王子妃,而是王后。难以想象,凡尔赛宫中无数的条条款款,会多么的使人无趣,宁人生厌,何况对于玛丽。
       年复一年,她并没有子嗣,这是查理十六的怠慢,但是民众看的是玛丽。对她更多不满,玛丽对于这些的抵抗,开始放松自己。随着自己的兴趣,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,这个是无比正常的,甚至可以说为追求本心的可贵,却被当作是异端。但作为一个皇后,这是不可以的,便有了之后的,浪费国库资源,奢侈无度。但一个人的开支,在如何大,也无法真正影响一个国家。
        之后便是种种,当然,玛丽是有罪的,向母国泄露资料、相对的奢侈浪费。然后法国在法国大革命中,被关押,又逃亡,又关押,最后斩首,死于大革命的一位天真皇后。
       她不适合背负着沉重负担,就像法国皇后那样的人物,她并不懂得下层人民,也无法关心。她只是一个小公主,可以随心所欲的小公主。
可能她对人民的印象,就是她刚刚来到法国时,结婚时,二十万民众的欢呼。一切都是美好的,漂亮的,又光鲜的。
       可能直到被送上断头台,她都是恍惚着的,她曾还是一个无比尊贵的人。从肮脏的牢狱出来,再次见到的光,却是应为她要被斩首了。她在回忆吗?在死的一瞬间,划过脑中的事,还是那个可爱,活泼,不想上课的小小少女。
       只是一瞬,生命就停下来了。不谙世事的她,被历史的潮流卷走了。“对不起......”她死前说的那句话,仿佛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分毫未改的单纯。在断头台前道歉,又是怎样的一种坚韧?不是害怕的大哭大叫,而是一个道歉。
       “她那时候还太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”茨威格这样说。
       或许在几天后,人们就会忘记这位天真的皇后,继续他们的一切。而玛丽,就永远死于大革命的肮脏中。历史是无限循环的,大革命后,还会有大革命,有无数会被遗忘,又新生。
       如果玛丽并未成为皇后呢?是不是民愤就不会如此的激烈?大革命就不会这样残忍。她是有着美丽性格的人,不懂黑暗,或者太多的罪恶,她只是温室里娇柔的花,美丽美好,却不适合现实。
       那时,玛丽奔跑在她喜欢的地方,做着喜欢的事,自由自在,热情似火,无忧无虑。那里一位美丽的少女单纯,善良,坦率,正好。
by.忧靥